8.9分,绝望少年自杀:一切亲子问题的根源,都藏在这部电影里

2020-06-19 15:20 来源:
前几天和闺蜜们聚会,一聊起孩子都有点头疼:
 
“我家孩子上课常常开小差,作业屡屡犯错,批评了多少次都不改。”
 
“我女儿也是,学习不专心,还经常胡思乱想,我感觉她好像有心事,可越追问她就越躲避。”
 
“说到这个,我儿子更气人,在家总是一声不吭,从来不主动交流,有时被逼问多了还冲我发脾气。”

……
 
她们都不约而同地陷入一个艰难的境地——

越想解决问题,问题反而越严重。
 
在我看来,这种恶性循环都源自一个原因:

用成人自我去看待孩子的问题。
 
根据人的不同状态,可以分为“成人自我”和“儿童自我”。

前者代表着理性与权威;
后者代表着信任与探索。
 
很多时候,我们运用成人自我,非但解决不了儿童问题,反而还会使问题不断升级;而当转化成儿童自我后,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
 
电影《第六感》中的麦肯医生便是如此。
 
他在治疗一个令人头疼的“问题儿童”时,曾一度陷入绝望的境地;直到后来转换成儿童自我,才让问题得以解决。


01


麦肯是一名优秀的儿童心理医生,多年来他成功地治愈了许多孩子,深受大家的认可。
 
然而,一天晚上,他10年前的一个病人文森闯进他家里,打了他一枪,然后自杀。
 
他想起当时把文森诊断为普通情绪障碍后,就没有继续跟踪治疗了,所以并不知晓文森后来的情况一直在恶化。
 
由于自己的失误而促成的这场悲剧,成了麦肯心中挥之不去的一道坎。
 
一年之后,他遇到9岁的柯尔——一个跟文森有相同经历和症状的小男孩。
 
这次他下决心,一定要帮助柯尔走出困境。
 
在两人相处中,他先后透过两种不同的自我状态,造就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。
 
一开始,作为一名成熟的职业心理医生,他显得专业又冷静。
 
在他看来,柯尔的问题属于父母离异而引发的心理创伤和情绪障碍——
 
心里有事、极度焦虑;内心封闭、经常撒谎。

根据这个预设,他运用自己的职业技巧与柯尔建立链接,给柯尔变魔术,逗他开心,并鼓励他多说话。
 
慢慢地,麦肯取得了柯尔的信任,并听到柯尔透露越来越多的秘密。
 
有一天柯尔告诉他:
 
“我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——四处游荡的死人鬼魂”。
 
麦肯心中一下子就有了答案,他把柯尔诊断为幻想症和精神分裂症,并决定把这个超出自己治疗范围的案例转介出去。
 
这个决定让柯尔陷入了更深的痛苦,让他的情绪更加恶化,但麦肯依旧保持着成人的理性和客观,坚持自己的判断和决策。
 
直到一个偶然的意外,促成了麦肯的转变,事情也出现了新的转机。
 
一天晚上,麦肯播放之前文森的录音,隐隐约约听到当时自己短暂离开后,文森曾发出惊恐的哀嚎,这份恐惧跟柯尔一模一样。
 
他突然意识到,柯尔内心的恐惧与不安,是真实存在的。
 
于是,他决定放下成人的预判,并切换成热爱冒险与探索的儿童状态,重新回到柯尔身边。

他知道柯尔一直害怕鬼魂,所以想先陪伴他克服这个恐惧。
 
他鼓励柯尔主动倾听鬼魂的诉说,问问它们来找自己的原因。
 
最后根据一个女孩鬼魂的指示,他陪着柯尔来到葬礼现场,揭发了女孩被继母下毒残害的真相,帮达成女孩未完成的心愿。
 
至此,柯尔的情绪问题有了很大的好转。他还是可以见到鬼魂,但不那么恐惧,也因此能和鬼魂和平相处,让自己的生活回归正常。
 
而在影片最后,导演设置了一个悬念:其实麦肯在一年前就已经被文森一枪杀死了。
 
原来这是麦肯生前未达成的心愿,促使他变成鬼魂,找到柯尔,通过帮助柯尔去弥补自己曾经的失误。
 
曾经,他运用成人自我进行判断和选择,无意间伤害了文森,也差点把柯尔推向了绝望的深渊;
 
后来,他转换到儿童自我,相信柯尔,并陪伴他去克服难关,问题终于迎刃而解。
 
可见,转换到儿童自我是打开孩子心防、促成沟通的钥匙,也是解决儿童问题的前提。


02  


虽然影片里对鬼魂的设定是脱离现实的。
 
但是,影片里的柯尔,却真实演绎了许多孩子在成长中所面临的困境——
 
有心事,却不敢倾诉;
有恐惧,却无人理解;
终日惶惶,不知所措。
 
其实,许多孩子都会经常做出一些大人无法理解的行为或举动,背后的情感却很少被倾听。
 
相反,父母往往站在成人的角度,在心里把这些行为赋予消极的定义,并自动地把它们定义成问题。
 
于是迫切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纠正,让孩子变成一个乖巧、正常的好孩子。
 
而结果往往是:

越纠正,问题却越严重。
 
比如影片中柯尔的妈妈。
 
一方面,她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单身母亲,尽力压抑自己的焦虑,努力给柯尔营造出一种轻松有爱的成长环境——
 
她经常保持微笑,并主动与柯尔分享自己工作中快乐有趣的故事。
 
然而另一方面,她又会忍不住去怀疑和否定柯尔的行为,并不由自主地对他表现出失望和担忧。
 
因为她一直处于成人状态,面对着“哪里都是问题”的儿子,她根本没办法真的放松。

同时,孩子是敏感的。
 
柯尔也感受不到妈妈发自内心的信任和接纳,他感到深深的不安——
 
他害怕自己看见鬼魂的事情会吓到妈妈,会让妈妈把自己视为怪胎,从而遗弃自己。
 
所以,他不仅要压抑自己对鬼魂的恐惧,还要想方设法安抚妈妈的情绪,哄妈妈开心。
 
于是,他选择了撒谎。
 
比如,他隐瞒了自己在学校被鬼魂吓到,并在历史课出了糗的事实,欺骗妈妈说自己体育课踢足球第一个成功射门了。
 
然而,小孩的谎言总是漏洞百出、很容易被大人识破。
 
因此,柯尔一直都是妈妈心中的“问题孩子”。
 
结果,问题非但没有解决,反而越来越恶化。
 
同样,我身边一位妈妈F也曾有过类似的问题。所幸,她及时进行了反思。
 
之前,她的女儿在辅导班上课很不专心,经常“元神出窍”,做作业很敷衍,成绩也越来越差。
 
为了纠正女儿,F伤透了脑筋。可无论她怎么批评和责罚,都没有用。
 
直到有一天,女儿不经意的一个问题,让她陷入了沉思。
 
女儿问她:“妈妈,为什么大人周末可以躺在家里看电视,而小孩却要继续上课呢?这不公平呢。”
 
F愣了一下,脑子里不由自主地蹦出两个字:是啊。
 
突然之间,她仿佛有点理解女儿。
 
她想起自己小时候,最大的乐趣就是周末可以放下学习,痛痛快快地跟小伙伴玩一整天。
 
包括现在的自己,最大的盼头也是周末可以放下工作,好好放松,因此很反感周末加班。
 
想象一下,如果周末还被上司盯着去工作,她估计会立马辞职。
 
所以也可以理解,为什么她越要求女儿马不停蹄地学习,女儿的学习就越不好。
 
因为这些要求给了女儿巨大的压力,让女儿越来越无法集中注意力,也无法享受学习。
 
想到这里,她终于发现,自己才是真正需要转变的人。


03


那么,该怎么做呢?
 
痛定思痛,F做了一个“疯狂”的决定。
 
那个周末,她卸下所有的负担,根据女儿的意愿,两人一起去游乐场痛痛快快地玩了两天。
 
之后,在对待学习的问题上,她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去苛责女儿,而是更多地透过儿童自我,去认同孩子。
 
如此一来,女儿的心理负担一下子减轻了许多,学习态度也开始好转。
 
之前,她弱小的肩膀需要同时承载两份沉甸甸的负担——来自学习的压力和来自妈妈的苛责,导致不堪重负,无法专心学习;
 
现在,有了妈妈的理解与支持,她的心里多了一份力量的支撑,可以专心致志地享受学习,并全力以赴地攻克难关了。
 
后来,她的成绩慢慢取得进步,也不再需要每个周末都去补习班了。
 
通过F的故事,我们可以看到,当父母停留在成人状态去定义和处理孩子的问题时,往往容易让问题恶化,因为孩子微薄的力量永远也不可能达到成人世界的标准。
 
只有切换到儿童自我,才会让解决问题成为可能。
 
曾经,有人做过一个实验:

在婴儿车上安装一个摄像头,去模拟婴儿的视角看世界。
 
透过这个视角,看到周围的人群和物品似乎都变成了庞然大物,紧紧环绕并俯瞰着渺小的自己。
 
因而才理解了,为什么有些小孩在公众场合里,容易感到不安,容易黏着大人。
 
可见,孩子眼里的世界,和大人眼里的世界,往往是大相径庭的。
 
所以说,转换到儿童状态,思其所思,想其所想,是解决儿童问题的前提。
 
心理学家科胡特将这个过程称为“替代的内省”,即从认知和情感两个方面去思考和感受另一个人(孩子)的内心世界。
 
当父母面对一个“问题孩子”时,可以设想自己就是那个孩子:
 
“年幼的我,处在这样的境地,会怎么想呢,又会怎么做呢?”
 
只有设身处地地看到,感受到,才能真实地共情到孩子的脆弱与敏感,从而采取适当的指引和教导。
 
比如,3岁的宝宝不听劝告,爬台阶摔了下来,哇哇大哭。
 
处于成人状态,你也许会忍不住责怪:“不听劝告,摔了活该,不许哭!”
 
切换到儿童自我,你会想起那个因为疼痛而渴望得到拥抱的孩子。然后说:“宝宝一定很疼吧?下次你再爬高高,让妈妈陪你好不好?”
 
如此一来,宝宝的无助得到了抚慰,会更有安全感。
 
比如,5岁的儿子用筷子把饭菜戳得满桌都是,还打碎了汤碗。
 
处于成人状态,你也许会生气地制止:“不许乱戳,不许碰汤碗!”
 
切换到儿童自我,你会想起那个饥饿又兴奋,并想尝试自己吃饭的孩子。然后说:“来,我们一起夹菜,一起用双手端起碗喝汤。”
 
如此一来,孩子探索欲得到了理解与支持,行为也得到了规范。
 
比如,7岁的女儿,考试回来,拿了一张63分的卷子,全班倒数第三。
 
处于成人状态,你也许会愤怒地质疑:“这么低的分数,将来怎么考大学!”
 
切换到儿童自我,你会想起那个因为考砸了,想到愤怒的父母就瑟瑟发抖的孩子。然后说:“来,我们找出那个吃掉37分的小怪兽,一起打败它!”
 
通过这个方式,既抚慰了孩子的自责与羞愧,也激发了孩子学习的斗志。
 
所以你看,许多时候一个自我状态的转变,成人眼中的「问题」,反而变成了孩子成长的「契机」。


写在最后
 
著名儿童教育专家孙瑞雪曾经说过,
 
追求完美是每个孩子的天性,也是人的天性。
 
也就是说,当孩子出现问题的时候,他们与父母的初心是一样的,都想追求完美,都想把问题解决掉。
 
这个时候,如果父母与孩子站在不同的角度,各执一方,往往解决不了问题。
 
而最好的状态,是父母切换到儿童自我,与孩子站在同一维度,一起探索与成长。
 
这意味着放下成人的固着与权威,回归到孩子的当下,用心去体会,去理解,去促成与孩子情感上的共鸣。
 
同时,带着这样一份共鸣,父母会更容易冲破身份的隔阂,坚定而温和地去接纳和支持孩子,陪伴他们攻克难关。
 
如此一来,孩子单薄的臂膀,多了一份来自父母的力量,如虎添翼,TA就可以安心地成长了。
免责声明

① 凡本站注明“稿件来源:格伦教育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格伦教育”,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
购买高考报考卡 轻松填报全靠它

联系我们

客服中心
400-8032-868
周一至周日 8:00-23:00
在线沟通>>
扫码关注
  • 订阅号
  • 服务号
  • 微博
客服
电话
400-8032-868
QQ群
微信
扫码关注新学涯高考服务号
扫码关注新学涯高考订阅号
app下载
扫一扫下载新学涯高考APP
返回顶部